慕小乔和江起云的故事 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

来源:http://www.watch-90210.com 作者: 2017-11-23 15:16

  作者见字如面 我的老公是冥王小说全本连载,小编精选第23-24章节给读者提前免费阅读,看我的老公是冥王 主角慕小乔和江起云的故事

  “小乔,你到底在哭什么?如果你是答应为他怀灵胎,那么如果孩子没了,你应该更高兴吧?”

  “我们跟他不是一个等级的,你懂吗?他可以很无情的对待你,就像对待一个工具,他可是冥府之尊!你觉得他会在意一个小小的祭品?”我哥气呼呼的说道。

  “而且说不定他多的是女人,有你没你差别不大!只不过你体质特殊,能为他怀灵胎而已!”

  是的,他在两人结合的时候,从来没有半点纾尊降贵的举动,或许抚摸已经是他的慈悲。

  他说过我是他冥婚的妻子,到死都只能跟着他,然而,也可以让我安静的终老,他不出现在我面前。

  “哥……他生气了……会不会报复我们家?”我吸了吸鼻子,心想大不了就孤独终老吧,也没什么的。

  “随便吧,我们家的业障还少吗?”我哥无所:“有哥陪着你,不怕,等老爸好起来,我们仨一起过。”

  车子来到老城区一处居民楼,这是一栋老式的三层楼,一楼是铺面,此时居然还亮着灯。

  “走,这里的老医生专看疑难杂症。”他熟门熟的掏出一个五帝钱,用三山诀的手势捏着,在玻璃门上敲了两下。

  一进去就是一股药材的味道,里面是一间拥挤不堪的中医诊所,最整齐的地方是药材柜。

  “嘿嘿嘿……”那个老太太发出诡异的笑声,身体一动不动,头却慢慢的朝我们转过来……

  我吓得惊叫一声,我哥立刻骂道:“再装神弄鬼我给工商局打电话查你营业执照了啊!”

  她脸上满脸褶子,佝偻着背,嘴里只剩几颗牙齿,笑起来十分吓人,真的很像老巫婆!

  她嗅了嗅鼻子:“好重的鬼气……是被厉害的鬼看上了吧?啧啧啧,看看你这雪白的肤色,比还要白三分……要固阳才行,不然魂儿也被鬼勾走了,嘿嘿嘿……”

  “这脉象可真少见……那鬼留了多少阴邪的精华在你身子里面啊?嘿嘿嘿,能结上灵胎,没少费工夫吧?”

  “我今天遇到一些事,又是惊吓又是受伤,刚才好像有东西流出来,我怕是……血。”我老实说道。

  老太太伸手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坏笑道:“好圆润的细腿儿,那个男鬼真是会享福。”

  老太太一笑:“没有坏消息了,看你的样子,你肚子里的东西还在,对你来说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

  老太太说道:“两周内,要卧床休息、性生活、禁烟酒辛辣海鲜咖啡……嗯,再喝两幅补肾保胎的中药。”

  她完,颤巍巍的朝药材柜走去抓药,一边说道:“小子,这次的诊金和药钱一万亿啊。”

  老太太阴测测的笑道:“这是迟早的事……他和你妈妈,胆子太大了,哼哼哼……慕一珂那老不死的没说什么——”

  我哥耸耸肩道:“太爷爷说是业障,我爷爷说要驱邪,但估计驱邪的材料要花费上千万,我正想办法攒钱呢。”

  “我正想问你,你妹妹身上怎么一股子?”老太太皱眉道:“你们该不是为了攒钱,接触邪物了吧?”

  一说这事儿我哥就来气,他老实交代了自己经手的第一单生意,被一个邪师盯上了,今天才刚解决完。

  老太太面色凝重,“死了不代表就解决了,这些人流窜到内地,你们小心被报复,如果出现什么情况对付不了,就来找我吧。”

  我是第一次见到这老太太,她却跟我哥很熟络,看我满脸疑惑,我哥就跟我解释了一下。

  原来这老太太跟我妈那边是远亲,孤零零的过了很多年,她挺喜欢我哥的,就订了契认作干孙,我哥的职责就是为她烧纸,汗。

  “先在天地银行存着呗!不然哪天我出啥意外走在她前面,她连个做道场、烧纸的人都没有,在冥府没钱很惨的。”

  老太太把药包给我时,对我说道:“丫头,你妈妈留下的东西,别埋没了,要挣钱,没有什么比沈家的名头更好用。”

  我妈妈确实姓沈,但她离世很早,她的脸我都记不清了……而且这么多年,我没有见过一个妈妈那边的亲戚。

  我哥磨不过我,毕竟他每天都要求着我做饭,在我不给他吃饭的第三天,我哥就扛不住了。

  “小乔,求你了,做我的饭好不好……我跟你说还不行吗?”他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罗盘。

  “沈家是女人当家,一个比一个不讲理。”我哥一边吃一边说:“咱妈是个例外,温婉大方、美丽温柔……就爸这牛粪上了,你看我这么玉树临风、你这么美丽动人,就是咱妈的功劳。”

  原来沈家也是圈内的世家,擅长招魂与堪舆风水,家中不论男女都很有名,而女人招魂通灵有先天优势,所以沈家的女性比男子厉害很多,因此只接受入赘、不外嫁女儿。

  “看不出咱爹还有两把刷子,妈妈那边的事我也不知道多少,你要是想研究,就把这个拿去吧,自己看书学习,风水不难的。”

  我们正吃着饭,一个瘦瘦的年轻人在店铺门前敲了敲门板,咧嘴笑道:“打扰了。”

  “小娘娘,都说了我是活人,只是吃这口饭而已,你怎么不信呢。”他特意转身然我看他的影子。

  他不客气的坐下,低声说道:“我被的老爷派去处理那个邪师、女高中生、男司机的尸体,我到了那个破院子后,发现那个邪师在被噬魂前,咬破了手指在土炕上画了半个符文,应该没画完,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估计是他们的邪派的联络方法,特意来提醒你们注意些。”

  “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光头了。”我哥哼了一声,“以后看到这些邪师,躲着走。”

  阴差笑道:“那吸取阳气的女鬼也被噬魂了,你们卖给侯家的那铜像失去了效力,侯老爷子原本都可以回去开董事会了,结果现在又病倒了。”

  他刚说侯家不久,一辆黑色的加长车就停在了我口,一位冷面的女子带着两个保镖走了进来。

  我哥和阴差正吃着凉菜侃大山,十分没形象,那女子的哼了一声,转头对我说道:“你们老板呢?叫你们老板出来。”

  他身旁的保镖悄声道:“小姐,据说少爷就是从一个年轻人手中收到那铜像的……”

  我翻了个白眼——你的原则呢?刚说了不做侯家的生意,五百万你就打自己脸了?!

  好吧……其实我也有点心动,毕竟老爸驱邪至少需要一千万,这一下开价就五百万了!

  那个阴差也好奇的蹭了过来旁听,候芷钰把他当成我们店里打杂的,也没避讳什么。

  候芷钰那冰冷傲气的脸上出现一丝惊慌,她压低声音说道:“我爸这段时间有些不对劲,原本我以为是爷爷病倒,他压力太大所致……结果昨天晚上,我听见——”

  我的老公是冥王已上线微信爱亲做亲(aqzq5201314)连载,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