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分析:近期货币、房地产政策或将动态微调

来源:http://www.watch-90210.com 作者: 2017-09-19 09:21

  在市场对本轮调控惊魂未定之时,近日国务院总理天津讲话中所提到的中国经济政策要“适时适度”以及要注意“多政策叠加的负面效应”,引起了专家对宏观调控放缓的猜测。

  而5月18日相关又报出,国资委副主任李伟在日前的中央企业信息工作视频会议上指出,宏观经济政策在不同阶段可能会进行微调,尤其是货币政策和房地产调控政策,这将给部分行业和企业生产经营带来影响,使得“政策或将变奏”的猜测声音再次放大。

  在传出该消息的当日,地产股在经历了连日阴跌后大幅反弹。其中,信达地产、格力地产、首开股份、荣盛发展等10只个股强势涨停,招商地产、保利地产、万科等大涨7%以上。在“经济二次探底”的预期下,上述,是否意味着现有宏观政策或将面临调整?

  在“国10条”出台仅一个多月时,多位业内人士对上述表示 “不理解”。但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包括住建部在内的一些部委正在部署调研,对楼市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估。因此,政策变动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综合研究部部长杨红旭也表示,由于市场正在较好地降温,中央层面不太可能追加更为严厉的措施。

  截至5月18日,“国10条”出台刚刚超过一个月。统计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间,京沪广深四个一线城市的成交量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房价上涨速度也开始放缓,个别区域还出现房价下跌的现象。

  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研究所研究员牛凤瑞表示,“国10条”的目的是遏制部分城市 “房价过快上涨”,而非房价,从这个意义上说,政策效果还是较为明显的。

  但杨红旭认为,李伟的仍具有一定的合,即如果将来市场和经济状况发生变化,政策也会随之调整。事实上,“国10条”出台之初,人士在对政策的严厉性表示惊讶的同时,也做出“政策只作用于短期”的判断。而李伟的似乎印证了这一判断。

  新政出台后,不少开发商暂停了新项目的开发,同时放缓拿地速度,对政策效果进行观望。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向记者表示,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将延缓市场供需紧张的缓解,同时对一到两年后的市场供应产生影响。

  多数业内人士认为,中央的目的是促进房地产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国10条”并非“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必要时可进行调整。

  发改委相关官员近日也公开表示,正在联合住建部、国土资源部、银监会等多部委制定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的文件,着眼于房地产业中长期的健康发展。

  即便如此,现有政策也不会很快终止。近日,市场不断传出房产税出台的传言,使房地产政策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尽管国税总局昨日表示“地方出台新税种”,但杨红旭认为,即使房产税得以出台,也可能仅限于上海、深圳等个别房价上涨过快城市,不会在全国推广。

  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陈国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国10条”引发的本轮调控尚未结束,各地还将陆续出台细化政策,个别部委也有可能推出配套措施。

  据了解,截至昨日,除外,已经出台“地方版”调控细则的仅有上海、深圳、浙江等少数城市和地区。与“京11条”相比,政策力度均显温和。

  杨红旭表示,由于“房价过高”仅是存在个别城市、个别区域的现象,因此,并非所有城市都将出台细化政策。

  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地价所所长赵松则认为,不少地方(尤其是二三线城市)已经出现了房价过快上涨的苗头,很有必要出台细化政策予以调整。

  国资委副主任李伟的讲话,被相关分析人士解读为,近期可能不会再出台更为严厉的负面政策。

  中国社科院博士、西南证券高级研究员付立春认为,“结合的‘防止多项政策叠加的负面影响’,可能是指以后不会密集出现负面政策,可以理解为加息暂缓、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暂缓,使得货币投放、M1、M2和现金存款能够平稳地回落。”

  平安证券宏观政策高级研究员李虹蓉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未来货币政策的调整上数量型调控比价格调控的可能性更大。她指出,“由于未来经济增长速度一定程度存在放缓的预期,政策大幅调整的可能性降低。”

  太平洋证券研究院研究员周明剑认为,可能在考虑出台一些刺激措施来对冲房地产政策调控带来的不利影响,引导资金合理流向实体经济,日前鼓励民间投资政策的出台就是一个重要举措。

  但也有不同观点,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从一季度数据来看,我国经济运行没有出现异常状况,政策也没有出现要调整的迹象。

  上周公开市场净投放资金1520亿元,这是11周来首次出现净投放。付立春认为,央行在宁愿出现资金净投放的情况下,也不愿意上调3个月和1年期央票的发行利率,表明央行对于使用价格工具非常谨慎。

  周明剑认为,央行迟迟不价格工具,意在传递国家在调整经济结构,并非在收缩经济。并且,央行下半年在货币工具选择时会更倚重于数量型,以价格工具为辅助,即便为了遏制通货膨胀,进行加息也是温和的,且次数不会过于频繁。央行希望将这种加息看作遏制通货膨胀的手段,而不是收缩经济的信号。

  4月份M2同比增长21.48%,M1同比增长31.25%,新增信贷达到7740亿元,这些数据显然都偏高。

  付立春认为,货币政策微调应该还涉及到对货币信贷的指导方向,之前的产业政策形成的传统信贷模式,使得银行对制造业、房地产贷款的结构风险集中,政策调控造成较大的影响。以后银监会可能会有一个调控的步伐,贷款的拨备暂时不调那么高,以免引起市场的恐慌,也影响银行的业绩。另外,对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拨备要求力度也可能放缓。

  周明剑认为,在出口、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三驾马车齐齐“缓步慢行”的状态下,政策要在多个目标之间平衡,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天相顾投宏观策略分析师周认为,2010年4月份的宏观数据已经公布,从数据的表现来看,经济过热的担忧已经明显减轻,取而代之的是,在房地产行业调控政策影响下,未来经济增速面临下行压力的担忧有所增强。

  目前经济下滑的风险主要在于,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国内紧缩政策以及国外的不确定性。对于经济是否会二次探底,关键是要看如何应对。2008年出现过政策紧缩和外围经济下滑两种不利因素叠加的情况,导致了我国经济和股市大幅回落。目前,2008年依然记忆犹新,相信已经有经验去应对,因此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不大。(记者 张敏 万敏)